首页 »

还记得23年前的今天转岗的18位“空嫂”吗?她们今年已全部到退休年龄,但……

2019/10/10 5:36:17

还记得23年前的今天转岗的18位“空嫂”吗?她们今年已全部到退休年龄,但……

23年前的今天,1995年三八妇女节,18位中国民航史前所未有的“空嫂”从纺织业正式转岗上航,从此成为这座城市经久难忘的集体记忆、改革开放的经典故事。8年前的2010年,首位“空嫂”退休,再次引发关注。记者当时采写的《“空嫂”备忘录》在文末相约:到年龄最小的沈红梅退休之时再访。转眼已至。

 

今年,恰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这批“空嫂”按正常退休年龄全部到点、“空嫂”这件事写完历史一页之时,记者再访却意外发现:“空嫂”们的故事不但还在继续,而且依然给人启发。

岁月荏苒中的“空嫂”们。 


《吴尔愉服务法》又出第二册,6位还在飞,两位“空嫂”成了亲家


上观新闻:听说“空嫂”还在飞?

 

周慧琦(还在飞的“空嫂”,采访时即将登机):我和曲中伟、周燕萍、陈丽萍4个人是重上蓝天。2012年我依依不舍退休后,受聘于上海一家知名投资咨询公司,凭在航空公司工作锻炼出来的细心服务、执着钻研,得到公司好评。2015年,我得知航空公司可以返聘我们,就又回到曾经让我激动的空中乘务工作。记得当年刚进上航时,我曾随口一说:我们现在是“空嫂”,以后我们还要是“空奶奶”、“空外婆”。现在我们一起回聘的姐妹,有的已经是奶奶和外婆,没想到20多年前的说说,竟然变现实了……再过几分钟,我就要开机组准备会,今晚的航线是飞曼谷。

 

施松蓉(“空嫂”们的“老班长”):还有两位,一位是吴尔愉,一位是胡伟萍,按公司规定可以工作到55岁,也一直在一线飞。

 

吴尔愉(全国劳模):前些天电视台采访我的片子,就是他们在内部策划春节人物专访时,有记者提出最近在飞机上看到我,说没想到我还在飞,很多服务细节也感动了他们。这些年,公司成立了吴尔愉工作室,我也非常荣幸被东航聘为首席技师,作为员工,只有努力做好自己。我现在是一边飞行,一边抓培训。《吴尔愉工作法》从第一册出到了第二册,凝聚了很多优秀员工们的心血结晶,也在酝酿第三册,我想内涵可以更宽泛一些,从客舱的管理拓展到基层的管理,希望在公司机队扩大的过程中,更能真正帮到年轻的管理者们。

 

施松蓉:姐妹们对蓝天很有感情。沈红梅那天最后一次飞行结束,一开舱门,看到我和尔愉在停机坪,一下就哭出来了,边哭边抱在一起。那天沈红梅的爱人和女儿来公司接她回家,我把家人请进公司,一家人以飞机为背景一起拍了一张合影,圆了红梅一个梦。

上观新闻:50岁告别蓝天的“空嫂”们,退休生活过得怎样?

 

施松蓉:退休了,身体都还很健康,家里人整体上都还不错,公司的福利也非常不错,大家都很知足。我们经常三五成群,约约郊游,喝喝下午茶。苗江梅做奶奶了,在家带孙女。朱跃华孙子读小学了。施雅芳做外婆了。赵金芬刚刚澳大利亚旅游回来。说起来也有缘,顾雯珠和我,还结了亲家。

 

上观新闻:您的儿子和她的女儿?那是“空嫂”姐妹亲上加亲了。

 

施松蓉:对。我们也没想到,就是大家一起聚会经常带着孩子们,他们就走到一起了,开始还瞒着我们,怕不成功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有去干预。现在结婚快两年了,儿媳懂事贤惠,我打心底满意。

 

上观新闻:有报道说,曲中伟退休后,自告奋勇去家旁边一位私人老板开的小五金店,应聘做了销售员,结果顾客渐渐发现这位服务员不简单,哪怕只买一颗螺丝钉,她也会介绍得头头是道,让小老板喜出望外。

 

施松蓉:说实话,“空嫂”们退休后,看中我们的能力、干劲、经验,找上门来想招聘我们的,不在少数。我们有条件的也会做些事发挥余热。张玉娥在春秋航空抓培训,类似教务主任。邢薇在一家外贸单位做内勤。樊丽华在街道任职,对了,当年就是她第一个初试通过,照片登在你们解放日报的,促使我报考了“空嫂”呢。


“空嫂”老班长:唯一的中层干部转岗,刚实习就被登报批评


上观新闻:您这位“空嫂”老班长的故事,一直不大为人所知。现在退休了,可以说说了吧?好像当时厂里报考的都是一线纺织女工,只有您是唯一的中层干部?

 

施松蓉:退休了,最想说的一声是感恩。我起初只是上海第七毛纺厂织造车间的一名小小女挡车工,碰到一位好师傅,加上自己干劲足,那时车间岗位练兵,我常常夜班出来睡到1点多就练结头,练到线压在手指压出血,很快成了“操作新秀”。后来团委搞征文演讲,我写的稿件在纺织局还拿了一等奖。不久入党,借调到厂团委,从干事做到副书记、书记,再到毛纺车间做党支部书记,在厂里开展的“十面红旗”劳动竞赛中拿到“六面红旗”的成绩。后来调任染整车间,都是男工,各式各样的人很多,再想办法一点点理顺。1994年报考“空嫂”以前,我还去过成品车间抓检验、毛纺车间做书记,得到很多锻炼。

 

上观新闻:您是怎么转为“空嫂”的?

 

施松蓉:樊丽华是第一个被录取的“空嫂”,你们报纸马上宣传,登出照片,意思是鼓励大家去报考。那天食堂吃午饭,我们厂的技术科长跟我说,你去考呀,我觉得你可以的。我就去了胶州路的普陀区纺织干部学校报名,又回厂劳资科补工作证,劳资科科长正好是我师傅的爱人,嘀咕说这两天怎么这么多要补的,是不是都在考“空嫂”。补好回去登记时,工作人员讲了两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说我觉得你还可以,但是上航这种地方,不像在我们厂里嗓门可以大一点,只要注意小声,你可以的。

 

上观新闻:今天聊到现在,您声音一直很低很柔和。

 

施松蓉:很幸运。10个人一排的面试过后,我留下了。体检的时候比较搞笑,同事们平时都说我左眼有点斜视,朋友就叮嘱我千万不要盯着人家看,要感觉自己很羞答答的样子。当时每过一关,真就像捡到了皮夹子一样。到最后一关,二选一,等通知等了两个多月,那个年过得心里七上八下。回想起来,我不算漂亮的,不过可能条件还优秀吧。所以我对纺织的感恩一直在心里,我这么一个小挡车工,如果没有在纺织厂的入党、提干,得到锻炼、成长,就不会有到上航那一天。有在纺织的经历作为基础,我在上航才可能收获成熟。

上观新闻:唯一的干部级“空嫂”,初到上航,压力不小吧?

 

施松蓉:不瞒你说,当时蛮煎熬的,心理有过一个磨合期,甚至第一年有打退堂鼓的想法。最难忘是偏偏在上机实习期间,就出了一个小差错。飞机滑行时,铃声提醒乘务员回各自座位,我走得快了点,查得不够仔细。一位记者朋友在客舱现场看见了,写报道发表在报纸头版,说有乘客安全带没系,乘务员竟然没发现,旅客举着杯子要加水,乘务员没加就走了。我当时也不知。见报当天下午,领导就找谈话了,拿着报纸说这里讲的是我,批评教育那是必须的。这趟是我平生第一次写检查,含着眼泪写了两张纸头的检查,写得比较深刻。这一年日子很难过,先后换了3个组,压力很大,上班坐车看到红灯就想今天要不顺利的,看到绿灯就想今天要顺利的。每到一个组,尽力配合做好班组工作,我帮着写台账、写计划总结,没想到后来这班组被评上红旗班组。生活上,组里的小姑娘们也都信赖我,比较接纳我,我就像大姐姐一样,突然之间就开心了,心里没有压力了。3年后破格提拔,当了乘务长。2000年,我们客舱部推进改革举措,打破论资排辈,在领导的鼓励下,我参加竞聘也成功了,做了乘务队的中队长、教导员,当上部门工会主席,一直在管理岗位上做到2016年正式退休。

 

上观新闻:从纺织的管理,最终还是做到了上航的管理,最大体会是什么?

 

施松蓉:人的性格改变很多。原来跟机器打交道,后来管工人,我可以说教。到了客舱,面对客人,不能用以前这种教育人的口吻。这是非常大的心理改变。我在服务上有自己的定位,比如声音不是特别响地、柔和地询问需要什么服务,这个声音一定要发自内心地温和,而不是程序化的礼貌。这么多年下来,实习那件事后,再也没有过投诉。客舱里碰到过各种情况,都一一妥善解决。后来管乘务员,大家彼此之间传递的是相互尊重和快乐。在处理员工的事情中,一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过程教育很重要,有了前期的努力和帮助,如果最后还是要辞退谁,心里就会很踏实。我深知一份工作对小孩子的命运很重要,一直比较慎重。所以我觉得,包括后来在上航的企业管理、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等,都是我学到的。现在退休了,回想起来的最大体会,是在这个转变中,自己的心态成熟。人的心态邪气(上海话,“非常”的意思)重要。当然也有不开心的时候,鼓励自己朝前看,靠坚强的意志走下去。我觉得很满足。

当年纺织局欢送空嫂留影


回眸“空嫂”:比改变命运更重要的,是改变生命的内在


上观新闻: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恰好是可以回眸“空嫂”整件事的一个历史节点,如果要做一个总结,这件事最有价值、最应该被记住的是什么?

 

吴尔愉:这件事,不光空嫂受益,更改变了整个社会对工作的思维模式、对职业的思维模式,这种理念可能是之前最最忽略的。这么多年过来以后,再去回想,其实也不光是纺织产业,任何一个产业总是会出现新生力量,会有更替。每一个职业人干好自己的工作,不断完善自己,让自己适应发展,这种能力和心态的锤炼与提升,其实和“空嫂”的经历是一样的。

 

施松蓉:前两天看新闻,讲改革开放40年的故事,我们都是点滴的小故事,我也不会用很高级的语言去描述。但从自己的故事里,我们确实体会到了,如果没有这个改革的推进,思想不会进步,经济不会改善,人的格局不会有变化。我记忆特别深刻的是,“空嫂”这件事其实当年也是一步一步、逐渐加温、走到最后这样的。真的很感谢当年那些推动的各级领导干部。那时候,人家说我们是“改革的弄潮儿”,我现在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我个人感受最深的,是冲破传统的、固定的思维模式。纺织女工既然能够上蓝天,开始让人们觉得,人其实是有好多能量的,给一个机遇,就完全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内在。

 

上观新闻:老百姓经常说的一句大白话就是,现在比以前,机会多多了。改革开放40年,其实一个根本性的内涵就是通过更多的机会,发掘人的内在,也就是对人的解放。

 

施松蓉:机遇来了,有没有一个意识,强烈地认为这是一个机遇,也很重要。说“格局”可能有点说大了,但人的认知、人的内在,会因此而不一样。

 

上观新闻:说起“空嫂”,人们第一想到的印象可能是“改变命运”,但其实“空嫂”延续至今的故事,更多是呈现了一种生命内在的改变。

 

范鸿喜(原上航总经理):改革开放40年,“空嫂”的故事一直在继续,现在到了集体退休的年龄,又有的重新返聘再上蓝天,有的被社会各方面珍视、被企业热望招聘。她们身上的那股劲,对命运的把握,对改变的适应,对人生的奋斗,就像原市总工会主席洪浩曾经说过的那样,可以称之为“工人的代表”。我还听说过这么一件事,因为得知了上海的“空嫂”这个案例,当时国家原本要举行关于推进解决三角债问题的有关会议,改名为“再就业”推进会议。债务问题的解决是一方面,而职工的出路、人的出路,是根本性的。现在回头看,不但“空嫂”们推动了社会观念的转变,自己得到了许多锻炼和成长,《吴尔愉工作法》出到了第二册,而且当年的改革调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现在的上海纺织集团也在不断改革中,又实现了新的崛起,业绩冲到全国前茅。改革就是调整,改革就是在调整中不断创新,改革就是不断再出发。我想说,多方合力造就的“空嫂”故事,属于历史的天空,也属于今天每一个努力改变、迎接挑战、不断创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