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必有一战”?

2019/10/15 18:24:11

中美“必有一战”?

随着中国力量的崛起,西方学界和媒体不时传出中美“必有一战”的论调。近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表澳大利亚国家大学战略与防务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的文章《美国是否愿意同中国开战以维持现状?》。作者认为应该建立一种新的亚洲秩序,与崛起中的中国相适应。

 

文章写道,奥巴马从未直接承认中国是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的主要挑战者,也没有明确阐明其应对这一挑战的战略。但我们都知道这一战略是什么,那就是利用中国的一系列行为,在其邻国中挑起对中国野心的焦虑,然后利用这种焦虑召集一个联盟共同从外交上对中国施压,让其放弃对美国的挑战,从而保障美国主导的秩序完好无损。

 

然而这一策略能否奏效?罗伯特·曼宁和杰姆·普利萨特(分别为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和美国国家战略研究协会资深研究员——笔者注)在东亚论坛上发表的文章中认为,这一策略能够奏效。怀特写道,“这二人反对我关于建立一个亚洲新秩序的观点。他们的理由有二,一是认为新的秩序不一定比旧的好;二是认为现行的通过打造一个联盟来施压中国的策略是奏效的。他们问,如果能说服中国放弃野心,那凭啥要做出改变去适应中国的野心?”

 

我同意他们论点的第一条,但并不认为美国维护其主导的亚洲秩序的策略是有效的。而且一旦这一策略失败,美国将在两种灾难性的选项中选择一条出路,要么从亚洲撤离,要么同中国开战。要避免上述中的任何一种结局,就必须像我所倡导的那样,构建一种新的秩序来同中国相适应。

 

怀特指出,华盛顿战略的有效性备受怀疑基于三点原因。

 

首先,美国高估了其亚洲盟友的决心。它们的确担心中国增长的实力以及可能出现的独断专行,但他们破坏对华关系的意愿则存在现实局限,不会为了维持美国在亚洲地区战略地位的现状同中国闹翻。

 

最直接地体现这种现实局限的国家就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美国交情最深、关系最密、最为忠诚的亚洲盟友,它也乐意在华盛顿批评北京时,在言语上给美国帮帮腔。但堪培拉同时也高度重视同中国的关系,无意采取危及双边关系的举动,并拒绝在美国和中国间选边站。

 

其次,华盛顿也低估了中国的决心。它认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会屈从于美国及其亚洲盟友和伙伴的压力,但事实上,中国领导人的着眼点不仅仅局限于南海岛礁,而是在经历几个世纪的危难和屈辱后,希望重新恢复中国在亚洲乃至国际上的大国地位,这是一项长期的、必须实现的目标。因此中国对改变地区秩序的决心,至少跟美国想要维护秩序的决心一样强烈。

 

最后,华盛顿战略的弱点还在于,它高估了美国如今在亚洲地区军事力量的拒止效果。美国对中国的外交攻势,只有与确定的军事行动威胁相配合才能奏效,但中国的整个姿态表明,它并不把这种威胁当回事儿。相反,中国确信,美国不会冒险同自己发生冲突,而是将选择后退。

 

文章写道,我们能看出这是为什么。对“航行自由”一说过于公众化的论争和令人厌恶的混乱,表明美国有多么不想卷入这场可能升级为冲突的冒险之中。他们不愿卷入是对的,因为中国也知道,尽管美国存在总体优势,但如果美中在西太平洋开战,意味着美国几乎没有机会取得快速胜利。而要避免战争威胁,只能由“美国先眨眼”。迄今为止的美国大选再次强化了中国的观念:美国不可能在未来增强决心。

 

事实上,华盛顿没有人严肃地问一个关键问题:美国愿意同中国打仗,来维持亚洲的现行秩序吗?如果不直接提出这个问题,并明确地以“是”来作答的话,那么华盛顿几乎没有机会来阻止中国。我的预感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

 

如果我的预感正确,那么要维持亚洲旧秩序的机会微乎其微,这就是为什么关于用其他秩序来替代旧秩序的研究看似值得的原因。我们必须寻找一种新秩序,在最大化美国地位的同时,让美中对抗最小化。而这可能会涉及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愿做出的许多妥协。

 

题图来源:东方IC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